年轻人,真的“佛系”了吗 什么是“佛系”?举个两个简单例子,大家感受一下。
比如,“佛系员工”,被描绘成“交代下来的任务从不推辞,但是也绝对不会给自己揽工作;工作质量永远保证合格,但从来不会有惊喜”。
再比如,“佛系恋爱”,是“不温不火,不会夺命追魂call,主要相处方式就是一周一两次见面”。
怎么看这样的“佛系”?这当然跟大乘佛教所言“众生皆有佛性”不同,更多是网友的“夫子自道”而已。像很多事情一样,我们还是可以分两面来看“佛系”的状态。
还原到生活场景,一方面,这可以是不争不抢、不钻营不吹捧的随性、豁达;另一方面,这也可能是面对竞争、面对压力时候的怠惰、消极。好与不好,存乎一心。

应该说,年轻人天性是热烈的、向上的,对生活充满热忱、对世界充满好奇。不过, “佛系”一词能让很多人觉得深有同感,也让人感受到一些共同的状态。
业绩只能“更快更好”,成绩总要“再创新高”,房价高、物价贵、好工作也难找,经常要使出浑身解数,往往要委曲求全,神经总是紧绷、压力总是“山大”……
有拼搏、有奋斗,有成功的热望、有向前的激情,不过,也难免会有缓下来、松下来的念头——毕竟弦不能绷得太紧,容易断。
所以,即便不是生活的常态,“佛系”一说,也承载了一种对于生活中快与慢、进与退的思考,乃至追求。

本质上,这样的“佛系”人生,跟“我们是谁”的咆哮体,跟“葛优躺”“感觉身体被掏空”的吐槽,跟“第一批90后脱发了”,也都有些相似。
不过,“佛系”之说,在无奈之外,更多了一些“不焦躁、不执著、不强求”的态度,也未尝没有“不愿给人添麻烦”的心情。
这难免让人联想到日本的“低欲望社会”:物质极大丰富,吃饱穿暖不是问题;“随缘”的人生,没有大的野心和抱负;城市生活便捷,连跟人的交往都能降到最低……
人们从中,也会看到“世代转换”之后人生观、价值观的悄然转型。

在“佛系”之前,还有个年轻人喜欢用的词——“丧”。“丧”已经是消极了,更消极的是,连“丧”都懒得“丧”。
或许,不管想要怎样、能够怎样,年轻人终究还是要“嗨起来”。毕竟,消极不是放纵,沉稳不是慵懒,有所节制不是无欲无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并非无喜无悲。
不“尽人事”,怎能徒“听天命”?Deadline迫在眉睫,佛系员工可以视若罔闻吗?希望不作、不矫情,佛系男子可以坐等爱情从天而降吗?“佛系”与90后相遇的背后,潜藏着保温杯泡枸杞的中年隐忧。曾经拒斥“90后”这一标签的90后,或是困惑于现实,或是迷茫于选择,于是给自己贴上了“佛系”的标签。
积极也好消极也罢,“佛系”跟不久前流行的“油腻”一样,也不过是个标签,并不足以指代丰富多彩到无所不有的人生。
我们还能看到理工男、萌大叔、女汉子、社交宅、铲屎官,青年既惧怕被归类,又希望得到认同;既要彰显个性,又要互相取暖,说到底,这或许只是年轻人在探索自己的人生定位、社会定位,在追寻人格层面、精神层面的成长。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我们可能也只是看到了标签,而没有看到“佛系”心中那不屈不挠的“斗战胜佛”吧。所以,不妨也“佛系”一下:不必太当真,也不能不当真。

这正是:事事随缘有“佛性”,不可遇事心如冰。(来源:微信“人民日报评论” 文

   石羚)
听听“当事人”怎么说
2017年接近尾声,第一批“90后”在经历了被结婚、被离婚、秃头、养生之后不禁怀疑:我们还能活过2018年吗?
“为什么佛系就变成了丧气?”朋友小Y在朋友圈里吐槽。
? “我双十一不剁手,因为我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我不喜欢跟风。
? 我不喜欢多交朋友,因为我觉得朋友在精不在少,那么多的好友其实能谈真心话的也只有寥寥几个。
? 我对吃饭没有想法,因为我觉得我有更多其他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去考虑。
? 我独处时更加轻松,因为我不需要累及他人也不需要自己努力去找话题闲聊,这些闲聊的时间我更加偏向看书。
这些都是我长大之后自己的选择,那些说我们丧气的微信大V们到底了解90后吗?”我们是“90后”,我们历史,我们将可以玩、可以找实习的时间花在和父母、祖辈的聊天上,花在了解家乡的历史、祖辈的经历上。
我们热心公益,默默地捐钱、当志愿者,在相临车道数量轿车对老奶奶视而不见的时候站出来截住后面的车流让奶奶顺利通过。
我们热点事件,时刻社会动态,为每一个“正能量”的传播欢欣鼓舞。(来源:微信“中国高校传媒联盟” 文

   陈新怡)
来源:微信“人民日报评论”、“CITYZINE”、“中国高校传媒联盟”,图片来源:新浪微博@新浪山西
:孙爱东:魏春宇

Related Post